综合读报

当前位置:肇庆市端州区人民法院 >> 法院动态 >> 综合读报 >> 浏览文章
探访肇庆“乱象环生第一村”如何从乱到治
发布日期:2011年06月23日  阅读:  来自:法制网——法制日报

探访肇庆乱象环生第一村如何从乱到治

 

 

● 治安乱、村“两委”选举乱、干群关系乱,“肇庆第一村”乱象环生,区、镇领导自嘲是在“炸药包上跳舞”
● 村民在乎自己的“利”并无不当,制度不健全、管理决策不透明、村民参与度低、知情度低才是导致出现乱象的主因
● 让村民知道法律的作用,让村民学会依法自治是农村稳定、发展的根本办法

 

本报记者邓新建本报通讯员林晔晗黄鸿


  “肇庆第一村”、“乱象环生第一村”、“由乱到治第一村”,种种叫法,说的都是广东省肇庆市端州区下瑶村。
  2005年之前,治安乱、村“两委”选举乱、干群关系乱,让下瑶村成为当地出了名的“乱象环生第一村”。然而,近年来,下瑶村转变为经济迅速发展,干群关系、村民关系和谐的“第一村”。
  近日,《法制日报》记者来到下瑶村,了解他们如何实现从“乱象环生第一村”到“由乱到治第一村”的转变。

乱象环生“第一村”
  下瑶村地处肇庆市核心区域端州区北端,濒临著名的“七星岩”景区。这个盛产“端砚”的城区,近年来已是肇庆市经济发展的排头兵,加上下瑶村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属于肇庆市的商业旺地,是名副其实的“肇庆第一村”。
  但在2005年之前,“肇庆第一村”也是出了名的“乱象环生第一村”。
  下瑶村乱在哪儿?首先是治安乱。与大多数的“城中村”一样,下瑶村的外来人口多,社会治安差,吸毒、打架、毁坏公私财物等违法行为时有发生。端州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王炳新说,中国城市化建设高速发展带来的各种影响,“城中村”经济发展过程中出现的各种问题,在下瑶村几乎都能找到“影子”。
  下瑶村所在的街道办事处主任黎雄炘告诉《法制日报》记者,下瑶村的第二“乱”,就是村“两委”选举乱。每三年一次的换届选举,对镇街政府来说都是一次严峻考验。支持派、反对派、助选团……这些在下瑶村都可以看到。2002,还曾发生过打烂票箱、破坏选举的事件。2004年年底,更是升级为暴力刑事犯罪,村支书被免职,7名村民因此被判处有期徒刑。
  据介绍,干群关系乱也是下瑶村的一“乱”所在。村委会与村民,村民与村民之间关系紧张,村干部疲于应付;人心涣散互相猜忌,集体经济发展缓慢。
  为了治乱,端州区委、区政府使出了浑身解数。但是,下瑶村依然乱象环生。区、镇领导都自嘲是在“炸药包上跳舞”,不知道下瑶村这个“炸药包”什么时候会爆炸。

法院“临危受命”
  2005,借广东省委组织的“十百千万”干部下基层驻农村,深入推进固本强基工程之际,端州区委把“最难啃的骨头”交给了端州区人民法院,要求派出最得力的法官到下瑶村。王炳新说:“我们把根治下瑶村乱的‘宝’押在了法院身上。” 
  “我给赵承杰法官的任务就两个字:‘维稳’。下瑶村的经济发展前景看好,稳定非常重要。”端州区法院院长傅新华告诉《法制日报》记者,村民在乎自己的“利”并无不当,制度不健全、管理决策不透明、村民参与度低、知情度低才是导致出现乱象的主因。这好比是法院在判决后释法明理工作没有做到位,当事人不理解法院判决而到处闹事信访。法官驻村,对城中村依法治乱是一个有利条件。
  “院长给我下的命令是长期驻守,为了方便开展工作,我被任命为下瑶村党支部副书记—— 一个只干活没有薪酬的职位。”20051,赵承杰作为首位“驻村法官”走进了村民的视野。

“法官驻村”开药方
  赵承杰告诉《法制日报》记者,他“上任”后面临的却是一场尴尬:由于2004年年底的那场暴力“闹事”事件,几乎每天都会有被刑拘村民的家属来找茬,经常被气个半死。
  赵承杰给下瑶村开出的第一剂药方是健全制度:“开支两万元以上必须经村民代表大会同意,这是我协助村委会明确的第一条规定。” 
  规定出台后,村民开始真正认真审视并关注驻村法官的工作。
  2005年年初,一名承租户由于经营不善等原因,缴纳租金不及时,拖欠村集体租金长达半年之久。为了要回租金,村干部召集一批人,准备采取强制手段,撬开店铺扣押店内货物。赵承杰及时赶到并予以制止。村民非常不解:“明明拖欠我们的租金不还,没有扣人已经是给足他面子了。你是不是收了他的好处?” 
  “私自扣押他人货物,属于违法。如果店主以此为由告你们,你们可能承受比租金还重的赔偿,这样做得不偿失。”赵承杰态度诚恳坚定。给出的司法建议也让村干部和村民心服口服。随后,法院对此事进行依法审查,迅速采取了诉讼保全措施,下瑶村的村民也首次尝到了依法行事的“甜头”。
  “跟村民生搬硬套讲法规他们很难接受,但是当你利用法律法规帮助他们解决实际问题后,这才是依法办事理念产生并被认可的开始。”赵承杰说,“从这件事情后,开始有越来越多的人找上门来。村里大大小小的合同我都校核了一遍,对有遗漏和不符合要求的合同都及时进行了修改。”
  村民张耀祖对《法制日报》记者说:“驻村法官来了后,大大小小的事情我们都喜欢问问赵法官。特别是与承租户签订物业租赁合同时,赵法官帮我们补充了很多新的条款,这让我们没有了后顾之忧。”
  在处理历史遗留问题上,驻村法官同样也大显身手。
  1997,下瑶村五一、五二村小组与肇庆市某房地产公司合作开发时,由于开发商一房多卖,导致属于五一、五二村小组的物业成了烂尾楼。11年来,历任村干部都不愿去碰这个“烫手山芋”。第二任驻村法官彭国方却“不识趣”地揽上了这个活儿。彭国方和肇庆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法官及村小组干部先后多次找开发商协商,促成双方最终达成了调解协议。20087,该大楼顺利出租,在未来13年里将为两村小组创收150多万元。

依法管理带来理性回归
  “村民因为文化水平较低、法治意识不强,碰到问题习惯于按惯性思维和乡规民约来办。”赵承杰说,“这样就产生一对矛盾,一方面村民越来越在乎自己的民主权利,但他们在建章立制上又缺乏必要的认识。所以,这里还有一个如何有效引导的过程。”
  《法制日报》记者在采访中注意到,以制度规范权利是驻村法官帮助下瑶村实现依法管理的“法宝”。
  在驻村法官的建议下,下瑶村修订了村民自治制度,健全了党支部议事规则、村民议事制度和民主管理制度等各项党内规章,健全了村务、政务公开制度,确保了各项工作管理办事有章法、行为决策有准则。特别是围绕村财务、物业发包等村民关心的大事,积极引导村民参与公开和民主管理,充分保障村民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
  “有了这些制度保障,下瑶村各项工作的正常运转就仿佛有了核心。”下瑶村村支书黎昌明说,“以前,村民了解村务信息喜欢托熟人打听,听信小道消息。现在,看村务公告成为了大家的首选。”
  “原来选举时,我们都喜欢选自己同组同族的人,感觉他们信得过,不会亏待自己人。现在我们想明白了,我们要的是一个能够带领大家共同致富的领头人,是一个办事公道有原则的带头人。”村民张耀祖的一番话得到村民的一致认同:“谁真心实意为我们办实事,我们就选谁。”
  “下瑶村最大的转变是,村民知道了法律的作用。”王炳新说,“近年来,村民信访的事情越来越少了,去年没有一起信访情况发生。所以,让村民学会依法自治是农村稳定、发展的根本办法。”
  “干部相信法律,群众相信法官,这就是法治的回归。从‘矛盾多发户’到‘矛盾基本不出村’,驻村法官功不可没。”王炳新说,2010,下瑶村村集体经济收入达到了6600多万元,村民人均分配9861,村集体年上交税金507万元,村集体总资产达到2.9亿元,成了名副其实的“肇庆第一村”。
  “下瑶村由乱到治的生动实践证明:一切不稳定因素都起源于权利的纷争,权利的分配必须民主、公平,权利的保障必须依法、依规。”华南理工大学法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葛洪义说,驻村法官通过帮助修改完善村民自治的规章制度,落实了村民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实现了村务的民主化、公开化管理,由此重新构建了村官与村民的信任关系,村民不再无端猜疑“谁动了我的奶酪”;通过依法为村民们完善相关合同,依法化解矛盾纠纷,切实维护了村民的利益;通过以案说法,培育了村民的法治意识。所有这些都实实在在地展现了法治带来的好处,让村民们明白法律不是约束他们的“紧箍咒”,而是他们利益的“保护神”。

开庭公告